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>

原味蕊蕊 行车记


  下午的时候,接到妹妹的电话,听她在电话里伤心的语气就知道,姥姥病得很严重。姥姥是个乡下人,记得幼时,姥姥在墙苑里养鸡,满圈的鸡「咯咯……」叫得我和妹妹一夜难眠,于是我和妹妹商量,长大了一定把鸡宰了报仇。如今,姥姥和小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,家里早没了鸡的叫声,院子里只剩下残檐断壁,但姥姥的慈爱,让我的童年充满了情趣,直至如今久久难以忘怀。
  我和梅子商量,要她陪我去看三百公里外的姥姥,梅子和我说好了的,临出发时才给我来电话,说要去随团演出,不能与我同行。握着手里两张夜班车的票,我咬咬牙,提着行李出发了。
  快到车站时,却突然下起了大雨,出门时天还大亮的我,怎会想到带伞呢?
  正值夏天,我身上仅一件衬衫和短裙遮羞,幸好,出门时担心变天,匆匆抓了件外衣套上。可倾盆的大雨还是将我全身淋湿透了,一身狼狈样。
  我摸爬着上了车,司机安排卧铺后,我被安排到最后面上层的卧铺。我觉得我运气不错,虽然被雨淋得不成样了,可我睡的卧铺就我一人,今晚应该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了吧。我爬上床去,将外衣脱下挂到窗子边上,这才发现,全身都湿透了,衬衫紧紧贴到了皮肤上,胸前淡紫色的胸衣若隐若现,上车时大家关注的眼光让直打寒颤的我感到了丝丝温暖,现在才知道是为什么。
  车子开动了,大家也渐渐静了下来,司机将所有的灯都灭了,我这才大着胆子将衬衫和短裙脱下,披着被子将水拧干,这才又重新穿上,然后将身边的二床被子拉到身上,捂着头呼呼大睡,身上这才有了丝丝暖意。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,不停地颠簸着,睡惯了安乐床的我,只得时睡时醒。
  汽车开出三十多公里时,上来了一个人。这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,拎着个牛仔背包。
  司机说床位已经不好重新安排,只得和我睡一起了,不过四个人的床位现在两个人,一人睡一边,应该没影响的。我抗议了几句,抗议无效后,只得将身子转向一边,挨着窗户睡觉。
  他则将包放一边,脱下外衣,向我要了床被子盖身上,睡下了。司机见我没再争吵,又将灯灭了,继续赶路。有这么个陌生男子睡在身边,不论是哪个MM都不得不精神高度精中,但后来见他还够规矩,我竟然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突然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着我,当我睁开眼,正准备看个究竟时,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,我刚要挣扎,耳边传来了他的声音:「你想让全车的人都看到吗?那你就叫出声来吧。」
  我有此不知所措,竟不知说什么好。他见我不挣了,这才放开我的嘴巴。
  「你要干什么?」我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 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,淫淫笑道:「你说和这么个美女睡一起,我能干什么?」
  「你别乱来,要不我喊人了!」
  「是吗?那你喊喊看,让全车的人都看到我抱着你,这车你还坐得了吗?」我大脑一遍空白,这荒郊野外的,上不落村下不着店,要是这时下了车一个人站路边,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能把我吓死。
  他看见我不说话,心里面似乎更有底了。他伸手拉过我的被子,和我同睡到一个被子里,然后将我转过身子,面对着他,在我耳边低声说道:「你别害怕,只要我们都不出声,车上的人就不会醒,那就不会有人知道的。」我瞌睡早醒了七八成,下意识地将身子卷缩成一团,他见我不说话,一下子吻上了我的唇。我紧紧地咬着牙,不敢吱声,他亲了一阵,伸手来解我衬衫的扣。
  「不要!」我惊叫起来。他赶忙伸手捂住我的嘴,这才没将四周的人惊醒。
  「你想把人都叫醒吗?你再叫我可不帮你捂了,让你一人下车站路边去。」窗外呼呼的风声将树枝刮得「嘎嘎」响,像恐怖片里魔鬼出没的夜,我不禁毛骨悚然。或许,我应该大胆一些,毕竟贞洁比胆子更重要,可就算我下了车,即使我能抵挡住寒冷与恐惧,也无法想象以后会发生什么,假设再没车经过,我且不是只能自己摸黑一整夜?等天明再找车上路,不知道我亲爱的姥姥会不会离我而去……或许我运气并不好,刚好有流氓经过…… 我害怕极了,不敢往下想。
  同时,我又有些暗自责备梅子,要是她能陪我一起,我也不会没得选择。


  他见我不再乱动,这才将捂住我的手移开,顺着我的脖颈,滑到我的领口,将我上身的武装一一除弃,然后,他掏出手机,在我胸前照了照,轻声道:「你皮肤好白!噫,蕾丝胸罩!」
  「求求你,放过我好吗?」我将手移向胸前,交叉着捂住胸口,哀求道。
  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轻轻将我的双手移开,然后一双大手伸向我的乳房,重重地捏了一下。我疼得差点叫出声来,眼泪直溜溜地夺眶而出。
  「你的奶子好有弹性呀!」他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惊奇,双眼直盯着我的乳房,尔后抱住我,从我背后轻轻将胸罩扯下扔到一边,可怜我雪白坚挺的乳房就这么成了色狼口里的羔羊。
  他不停揉捏着我的乳房,并不时地用力拧它,我全身都痉挛了,只得咬着牙,屏着气息,我担心我的喘息会将四周的人吵醒。
  「你的奶子真嫩!真是极品啊!……」可怜我一边被他玩弄着乳房,一边还得听他在我耳边莹萦绕的淫话。
  他揉捏了一会,然后一口含住我左边的乳房,不停地亲吻,然后是右边,后来,他干脆将我的乳头含住,舌尖卷着乳头吮吸,我被他弄得好痒,浑身不由得有些不自在,尽管我告诉自己咬着牙,可也还是坚持不住,喘息起来。
  「求求你,别弄了!」
  「你有感觉了是吗?」他一边说,一边伸手进我的两腿间摸了摸,「哟,湿了啊。」
  「别,求你了,再这样我会喘出声来,让别人听到的。」「那好,你自己将短裙和内裤脱下,让我的JJ爽够了,你就没事了。」「这怎么行?!」我万分惊恐,禁不住叫出声来。
  「怎么了?」司机开了灯,问道。
  他赶忙捂住我的嘴,连声道:「没事没事……」。我吓得将身子蜷缩在被子里,不停地哆嗦。司机见我没说什么,又将灯灭了,继续赶路。
  「我告诉过你别出声的!」他凑到我耳边厉声道。边说着一边用手重重捏了一下我的乳房,我疼得差点再次叫出声来,眼泪不停地往外流。
  「乖乖听话,我只想要我想要的东西,绝不难为你!」他从包里掏出纸巾,将我的眼泪擦去。然后他坐起来,轻轻将裤子褪下,黑夜中,我却看到他胯下早已勃起向我示威的阴茎。
  然后,他又躺下,柔声道:「乖,自己把裤子脱了,如果我帮你的话,声音一定会很大,如果别人看到我们这样赤裸着睡在一起,你说他们会怎么想呢?」我抽噎着,伤心极了,谁曾想我今天却要受这色狼的奇耻大辱。
  「来吧,我知道你不会让我为难的。你看我的小JJ都硬这么久了,好难受的,如果他不爽了,那我也不爽,如果我不爽了,那就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……」
  我还有得选吗?没有。
  「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」
  「什么?你说。」
  「你戴上避孕套。」
  「我没有,你有吗?」
  我摇摇头。
  「那你总不能让我戴个塑料袋吧?」
  「那你别射里面,我怕怀孕。」
  「嗯,好吧,看你这么楚楚动人的样,说得我心都软了。」「给你,这是纸,射的时候你自己捂住,别弄脏了我的身子。」我转过身,从包里掏出一堆卫生纸,递给他。他将卫生纸接过,表示同意。我知道自己遇到了色魔,而且是个高手,他不仅能熟知女孩子的身体,更懂得女孩子的心理。我只能背过身去,趁着汽车的轰鸣声,默默地将自己脱得赤身裸体。
  「真乖!」他把我翻转过身来,然后,翻身将我压在下面,整个人爬在我的身上,我被他压得几乎窒息。
  「你别这样,会被人看出来的!」我急忙道。
  「那你说怎么办?」
  「你先下来,我……我……我快喘不过气来了!」他这才翻过身来,躺到我身边。
  「这样吧,你将腿分开,将右腿放我腿间,让我夹住你的右腿,你也夹住我的右腿,让我插进去。」
  我想了想,也没别的办法了,只得侧过身子,抬起右腿放到他两腿间,将左腿抬起。我知道,这时我整个阴户都敞开在他面前。他分开腿,夹住了我的右腿,我又将左腿放他右腿上,我们两整个绕在了一起。他的阴茎顶到了我的阴蒂上,随着汽车的颠簸,不停地擦着我的外阴,然后,他用手摸了摸我的阴蒂,确定了阴道口的位置,然后扶正阴茎,一下子插进了我的阴道。我的阴道突然被撑得涨涨的,整个裹住了那个热乎乎而又硬梆梆的东西。


  「你不是处女了?」他很谅讶,尔后说道:「不过你的B真紧,有种干处女的感觉。」
  我没说话,深深地出了口气。
  「我开始动了咯,你要挺住哦。」
  「别!」我急忙说「那么大动作会让下铺的人听到的。」「哦,这也到是。还是美女聪明。那你就这样夹着我的JJ睡觉吧。」他边说着,边搂着我,我的双峰贴到了他的胸前。
  许久,我们都没说话,就是这么紧紧抱着。黑夜像恶魔的手,天空中不时电闪雷鸣,雨越下越大,我想,老天都在为我哭泣吧。汽车还是那么一高一低地前进,每一次的颠簸,他的阴茎都在我阴道里蠕动,不时地让我有些痒涨。这应该是全世界最特别的强奸吧。其实他的JJ挺大的,把我的阴道撑得涨涨的,如果仅从性的角度讲,它足以让女性着迷。
  「你睡不着吧?我们聊聊天如何?」他问。
  「被人强奸还能睡着吗?」我反讥道。
  「美女别这么大火气嘛,反正你也不是处女,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没什么区别。」「死去!」我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  「美女就是美女,生气也那么漂亮。今天能和你合二为一,真是走运。」我没理他,他自觉得没趣,只得继续说道:「我看得出你是个‘书包妹’吧?
  学校的‘校花’吗?」
  我仍旧没吱声,有谁会跟强奸自己的色魔聊天?
  「你不说就算了,你这么优美的身段、坚挺的奶子、紧闭的B,要是换在明清时期,估计中国历史得改写。」
  「你什么意思?你弄脏了我的身子,还想弄脏我的心?」「美女误会啦,明末的时候不是有个‘冲冠一怒为红颜’的典故吗?我想,如果你在那个时代,这个典故的女主角应该是你吧?」我真受不了这个无赖,占着我的身子还要说风凉话。
  「美女,你的B里实在太舒服了,我真不想出来,不过我想我快射了,如果你不快分开腿的话,我要射里面了!」
  我急忙分开腿,让他把阴茎抽出来,可还是晚了些,就在他抽出的瞬间,我仿佛隐约听到「哧哧……」的声音,一股热辣的东西直奔我的外阴,我在着急之余还有些许庆幸,假如这混蛋射到了我的阴道里,说不定我就此怀上野种。
  他拿来我刚才递给他的纸,把JJ擦干净,然后打开窗户将纸扔出了窗外。
  然后,将余下的纸递给我:「你自己擦擦吧!我要下车了,不陪你了!」我这才发现,天已蒙蒙亮,雨也停了。我含着泪,用手机的光线照着,将身上的污物擦净。他早已穿上衣服,起身找到包,背到肩上,回头看到被子里还赤裸着身子的我,俯下身子,对着我的耳朵说道:「能干你真幸福,我会记住你的!」说完,用手狠狠捏了我的乳房一把,转身下床,叫司机开了车门,走下车去。车子再次开动,他在车下朝我挥挥手,然后,消失在茫茫晨光中。这件事却永远留在了我的生命里……


上一撸:锦瑟为谁而鸣番外 涟漪·登霄



下一撸: